當前位置:首頁 > 司法業務 > 法律援助 > 案例精選

林某勞動爭議案

發布時間:2021-04-29 字號:T | T

【案件類型】民事

【辦理方式】訴訟

【指派單位】福州市馬尾區法律援助中心

【承 辦 人】福建君順律師事務所 林金東律師

【案情簡介】

2015年5月20日左右,林某入職馬尾某餐廳處工作,從事廚房火鍋、煎焗、水果房、打荷等崗位。雙方有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注勞動合同原件在馬尾某餐廳處),每三年簽訂一次合同,林某分別于2015年、2018年各簽一次《勞動合同》。馬尾某餐廳自2018年年底才為林某辦理社醫保,每月工資平均由最初的2400元漲至如今3927元左右,工資是通過林偉某的自然人戶名銀行轉賬支付,工資一般是下個月的月底發上個月工資。2020年年初因遭遇新冠疫情,林某被通知停崗至今,工資只發放到2020年1月份。馬尾某餐廳于2020年2月底已恢復正常營業,生意漸如往常。迄今為止,馬尾某餐廳未發放林某2020年2月份到5月份工資,林某多次口頭催促,馬尾某餐廳均不予理會。無奈之下林某來到福州市馬尾區法律援助中心尋求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員在了解情況后立即為林某指派福建君順律師事務所的林金東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幫助。

【承辦過程】

承辦律師深入了解分析案件的情況并為林某提出了解決問題的方案,林某表示若馬尾某餐廳通知其回去上班,其也不同意再回去上班了,愿意與公司解除勞動關系。承辦律師了解了林某的真實想法后建議林某與公司解除勞動關系。林某聽取承辦律師的建議向公司書面發函表示馬尾某餐廳自2020年2月份至今未發放工資,因此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八條規定,林某自2020年6月7日起解除與馬尾某餐廳的勞動合同關系。

在林某與公司解除勞動關系后,承辦律師代理林某向福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一、請求裁決確認林某與馬尾某餐廳自2015年5月20日至2020年6月6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二、請求裁決馬尾某餐廳支付林某自2020年2月份至2020年6月6日止拖欠的工資計7900元;三、請求裁決因馬尾某餐廳向林某支付自2015年5月20日至2020年6月6日止終止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計21600元。

公司辯稱:一、馬尾某餐廳已支付給林某2020年2月、3月、4月的工資,每月工資金額為803.53元,鑒于新冠肺炎疫情這一不可抗力因素影響,導致馬尾某餐廳延期發放工資,符合當前關于處理疫情防控期間的工資待遇問題的國家政策規定,林某以馬尾某餐廳未發放工資為由提出解除勞動合同關系并主張經濟補償金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二、關于林某請求確認林某與馬尾某餐廳自2015年5月20日到2020年6月6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問題,馬尾某餐廳與林某之間的勞動關系期間是從2018年12月1日起至2020年5月31日止。

承辦律師認為,一、林某與馬尾某餐廳自2015年5月20日起至2020年6月6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首先,2015年5月20日,林某由馬尾某餐廳招用,從事廚房火鍋、煎焗水果房、打荷等工作,按照馬尾某餐廳工作的實際要求上下班,并由馬尾某餐廳發放工資,這些完全符合勞動關系構成要素,從2015年5月20日起依法應成立勞動關系。雙方分別于2015年、2018年各簽訂《勞動合同》一次(注合同原件都存放于馬尾某餐廳處),林某提交的證據包括銀行交易流水、工作牌、工作水杯、社醫保繳費明細表等。其次,銀行卡流水顯示至2015年6月17日起,馬尾某餐廳通過其股東林某某的個人銀行賬戶發放林某2015年5月份11天工資857.81元。2015年6月份工資至11月份工資,由于馬尾某餐廳自己原因臨時用中國銀行卡(附言:福州市鼓樓區荷塘月色餐廳)發放林某工資。至2016年1月15日起至2020年,馬尾某餐廳發放林某工資及年終獎均是通過林某某個人銀行賬戶發放。第三,至2016年起,馬尾某餐廳才開始段段續續通過單位名稱福州某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鼓樓區五四路分公司為林某繳納社醫保,2015年及2016年中有7個月是林某自己通過靈活就業人員繳納社醫保。第四,根據國家企業信息公示系統基本信息顯示:福州市鼓樓區某月色餐廳、福州某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鼓樓區五四路分公司、福州市馬尾區某時尚餐廳三家法定代表人均為林XX,股東均有林XX,營業范圍均包含餐飲類,因此結合工商登記信息內容可以認定福州市鼓樓區某月色餐廳、福州某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鼓樓區五四路分公司、福州市馬尾區某時尚餐廳三家公司存在人事及業務上的關聯性。以上事實及證據都能充分顯示人員重合、地點重合、財務重合、股東重合,林某林云與馬尾某餐廳自2015年5月20日起雙方就成立勞動合同關系。二、某時尚餐廳拖欠林某工資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應當支付林某2020年2月份至2020年6月6日期間拖欠的工資7900元。2020年年初餐廳因遭遇新冠疫情,林某被通知停崗,工資只發到2020年1月份。但馬尾某餐廳于2020年2月底已恢復正常營業,生意漸如往常。期間林某多次催促馬尾某餐廳發放工資或者等待復崗通知,但直至2020年6月6日某時尚餐廳均無任何回復。根據《福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等三方四部門關于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穩定勞動關系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意見》三、協商處理疫情防控期間的工資待遇問題(五)支持協商未返崗期間的工資待遇。在受疫情影響的延遲復工或未返崗期間,對用完各類休假仍不能提供正常勞動或其他不能提供正常勞動的職工,指導企業參照國家關于停工、停產期間工資支付相關規定與職工協商支付工資,在一個工資支付周期內的按照勞動合同規定的標準支付工資;超過一個工資支付周期的按有關規定發放生活費。及(六)支持困難企業協商工資待遇。對受疫情影響導致企業生產經營困難的,鼓勵企業通過協商民主程序與工會或職工協商采取調整薪酬、輪崗輪休、縮短工時等方式穩定工作崗位,盡量不裁員或少裁員;對暫無工資支付能力的,要引導企業與工會或職工代表協商延期支付,幫助企業減輕資金周轉壓力。而在本案中,從2020年年初通知停崗至今,馬尾某餐廳從未與林某協商過停崗期間工資發放及馬尾某餐廳從2020年2月底恢復營業至今未通知林某復崗,反而還去對外招聘新員工(詳看補充證據清單中的照片)。因此根據《福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等三方四部門關于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穩定勞動關系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意見》第三點,工資發放問題,林某認為馬尾某餐廳支付其2020年2月份至2020年6月6日止拖欠的工資計7900元,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對此,林某的主張符合事實與法律規定。三、因某時尚餐廳長期拖欠林某工資,其于2020年6月7日向馬尾某餐廳發出解除勞動關系通知符合法律規定,雙方的勞動關系已解除,該餐廳應當支付林某經濟補償金。本案中,某時尚餐廳長期拖欠林某工資,林某提出解除勞動關系有法律依據,符合《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八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四)第五條的規定。被告應當按照《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四十七條的規定,向林某支付經濟補償金。林某離職前十二個月的平均工資為3927元/月,在職時間為5年零15天左右,故某時尚餐廳須向林某支付五個半月工資的經濟補償金人民幣21600元(3927元/年×5.5年)。

【承辦結果】

經過仲裁審理,查清了事實,依法支持了林某的仲裁請求。福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依法進行開庭審理后裁令一、馬尾某餐廳應當在本裁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林某支付2020年2月至6月期間的工資、生活費4176.63元;二、馬尾某餐廳應當在本裁決書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林某支付經濟補償17460.3元,本裁決為終局裁決。林某經過兩個多月的仲裁,成功維護了自身的合法權益,終于拿回自己應得的經濟補償金。

【案件點評】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關于疫情期間引起的勞動爭議糾紛的案件。2020年初,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簡稱:新冠肺炎)疫情使全國餐飲業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大量餐飲門店停止營業,造成包括馬尾某餐廳在內的中小型餐飲企業經營慘淡,人員待崗閑置,企業資金壓力巨大,面臨閉店、歇業等生存問題,馬尾某餐廳屬于疫情影響的困難企業。而在本案中,有證據表明馬尾某餐廳于2020年2月底已恢復營業,且于2020年6月8日向林某支付2020年2月至4月期間的工資,明顯超過了法律、政策允許的可能緩發工資的期限,嚴重影響了林某的正常生活,林某以此為由提出解除勞動合同并要求支付經濟補償金于法有據。

在日常生活中,用人單位常常會利用政策對其有利的方式對員工采取延遲支付工資,特別是最近疫情期間,用人單位經營壓力大,生存處境難的狀況,很多采取延遲復工或延遲支付工資方式來達到逼迫勞動者自動離職節省經營成本的目的。面對此種情形,不要被用人單位強勢的手段嚇退,自動選擇離職。希望各位勞動者在面臨自身合法權益被侵犯的時候,能夠拿起法律的武器,穿上法律的鎧甲,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而戰斗!


久久亚洲A片com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