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司法業務 > 矯正幫教 > 理論研究

談入戶走訪對社區矯正工作的重要性

發布時間:2020-06-17 字號:T | T

社區矯正工作主要職責是對社區矯正對象的監督管理和教育幫助。定期到社區矯正對象的家庭、所在單位、就讀學校和居住的社區走訪,了解、核實社區矯正對象的思想動態和現實表現是司法所開展社區矯正工作中的一項重要的工作職責,也是及時掌握社區矯正對象信息的重要渠道。因此,走訪作為社區矯正日常工作的重要工作方法之一,可以說是貫穿了社區矯正工作的全過程。監管范圍越大走訪工作量越重,監管對象越多走訪工作難度越大,但是走訪工作做得真、做的實卻能掌握第一手資料。無論社區矯正對象處于哪個矯正階段,社區矯正工作的開展都離不開走訪,一旦我們的工作脫離了走訪,可以說就缺少了實際調查。沒有調查也就沒有發言權,導致了社區矯正工作的執行、矯正效果的綜合評估缺少了依據。特別是在社區矯正對象出現異常情況時,是否第一時間開展走訪、進行全方位的摸排,是我們在工作中能否做到及時處置的第一手段。因此在工作中不能因為日常工作繁雜,而忽略走訪的重要性。本文將針對不同時間節點談談走訪在社區矯正工作中重要性。

一、開展審前調查及居住地核實時的走訪

審前評估工作是犯罪人員轉入矯正的關口,是司法所和社區矯正對象的第一次接觸,審前調查的時間通常比較有限,而需要調查的內容很多,這就要求走訪調查時要抓重點。

(一)審前調查走訪重點一:核實居住地

審前調查時,被調查人的居住情況是其能否在本轄區接受矯正的基礎條件,被調查人的居住真實性,穩定性是調查的重點。在實際工作中,經常會碰到居住地不符合接收條件的情況,甚至有出現被調查人因為個人便利而謊報居住地。這就要求司法所工作人員在走訪過程中對居住地進行核實,了解被調查人的實際居住情況。

案例:2017年5月,瀛洲司法所接到4兩起系同案犯的居住地核查案件。被調查人吳某和蔣某因犯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他們提供的居住地均為臺江區同心路2-1號某單元,并提供了與房東簽訂的房屋租賃合同,房東(產權人)也愿意出面做筆錄證明他們有租住在此。

這個案件單從提供的材料來看,兩個人的居住地看似沒什么問題,又有產權人出面,很容易讓人產生麻痹大意的思想,主觀認為這兩人應該就是居住在他們提供的地址。但工作中不能因為表面材料完整,就忽略了上門走訪,每一起調查案件都必須走過、看過,核實過,才能真正做到心里有數。

于是,司法所工作人員與被調查人吳某和蔣某約定上門走訪時間。進屋后,吳某和蔣某稱該房屋有三間房間,他們一人一間,另一間房東租給一名叫呂某的人。但工作人員發現,除呂某的房間有經常居住、生活的痕跡外,被調查人吳某和蔣某的房間均設施簡陋,其中蔣某所稱其居住的房間現場查看是個封閉式的陽臺,面積狹小僅能容下一張小床。吳某所稱與其妻子一起居住的房間現場查看竟然連床都沒有,地上就擺著一張破床墊,顯然不像長期居住、生活在此處的樣子。通過上門走訪,工作人員心理就有底了,吳某和蔣某就其居住地的陳述和所提供的證明材料有貓膩,他們筆錄中所說的內容并非真實情況。針對走訪中掌握的情況,工作人員采取分別詢問的辦法,再次有針對性的和吳某和蔣某做筆錄。經過上門入戶走訪后,吳某和蔣某變得有些心虛,回答反反復復,前后互相矛盾。司法所工作人員又聯系了同屋的另一名租客呂某,證實了吳某和蔣某并沒有長期在此居住。在證據面前,吳某和蔣某不得不承認他們提供居住地并非其經常居住場所。

通過這個案例可以認識到實地走訪的必要性,再完美的書面材料也需要實地走訪的核實。

(二)審前調查走訪重點二:被調查人的家庭情況(家庭有沒有變故,家人之間的約束力如何)以及是否有吸毒等不良史。

被調查人的家庭情況如何可以從側面反映被調查人在社會上服刑的穩定性。特別是走訪時要看被調查人家人之間的約束力如何、家庭有無變故、監護人是否能擔負起監護人的職責等等。把這些問題走訪調查到位,可以從很大程度上避免監護人流于形式,甚至成為為社區矯正對象打掩護的人。走訪前還可以和公安、禁毒部門聯動,查看被調查人是否有吸毒史等一些不良行為,把好入口關。

案例:2016年12月,瀛洲司法所接到一起晉安區人民法院委托的關于鄭某華的審前社會調查。接到委托后,司法所工作人員立即展開調查。首先工作人員先走訪了街道的禁毒康復工作站,了解該人是否有吸毒史。這一查發現鄭某華有二十多年的吸毒史,曾因販賣毒品罪于2013年11月被福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還因吸毒多次被抓獲,可謂是劣跡斑斑。查到這些情況之后,司法所工作人員立即走訪瀛洲派出所,拿到了派出所提供的吸毒人員信息表,進一步的掌握了鄭某華的情況,為下一步入戶走訪奠定了基礎。

鑒于鄭某華有較長的吸毒史,目前是否還在吸毒尚不可知,所以這次走訪特別邀請了街道社區戒毒社區康復管理工作站的工作人員一同前去。工作人員來到鄭某華家中,了解到鄭某華離異,待業在家養病,無生活來源,每月醫療費一千多元,靠其前妻接濟。其子在物流公司開車,月收入約三千元,經濟條件一般。鄭某華因吸毒,除了前妻林某妹與兒子外,與其他家庭成員間幾乎無往來,之前曾與毒友來往。鄭某華表示此次犯罪系被朋友引誘導致,目前雖有較強毅力想戒毒,但如遇到挫折就說不準了。鄭某華的兒子稱此次案件發生前并不知曉父親有吸販毒的行為,直至鄭某華被抓才知道。鄭某華家人表示其因吸毒未能徹底戒斷,長期接受美沙酮治療,容易脾氣暴躁。針對鄭某華的特殊性,此次走訪同行的禁毒工作人員,現場給鄭某華做了尿檢,尿檢結果為嗎啡呈陽性,復吸的可能性極高。走訪中工作人員還通過與其家屬交談,感受到鄭某華家庭成員之間缺乏溝通和了解,鄭某華則缺少對“家庭”、“父親”所賦予的責任的認知,導致鄭某華對其家人隱瞞其吸販毒的行為直至案發家人才知道。

該案件中司法所通過多方走訪,掌握了鄭某華的詳細資料以及家庭關系,特別是通過與街道禁毒工作站的配合,調查到鄭某華目前復吸的可能性極高。詳盡的走訪內容也為客觀出具審前評估報告提供了有力的依據。

二、社區矯正對象新入矯時的走訪

社區矯正對象入矯時的特點:社區矯正對象新入矯時往往對社區矯正不太熟悉,覺得判了緩刑了就沒什么事了,對自己的服刑身份缺乏有效的認識。這時候我們就要對他們注入一劑強心針,要讓他們對社區矯正的政策法規、規章制度入腦入心,擺正位置,端正思想,順利的度過矯正期。此時的走訪我們抓住幾個要點:1.再次和社區矯正對象強調社區矯正規章制度及獎懲措施,起到警示作用,使之能夠正確認識社區矯正。2.進一步了解社區矯正對象的家庭成員組成情況,綜合判斷家庭融洽程度。特別是要走訪服刑人員的監護人,強調監護人的職責,為日常監管打下基礎。3.家庭經濟情況。看看是否有相對固定的收入,是否有欠外債,有無信用卡不良逾期記錄。4.身體、心理健康情況。有無需要長期治療的疾病等。了解這些基本情況后就可以更有針對性的制定矯正方案,有利于下一階段的監督管理。

三、日常監管時的走訪

這個階段的社矯工作重點就是監督管理。日常監督管理是社區矯正工作的基礎,根據社區矯正刑罰執行的本質屬性,對社區矯正對象依法實施嚴格監督管理,既是刑罰執行的必然要求,也是維護社會安全,預防服刑人員重新違法犯罪的前提和保障。此時的走訪著重放在:1.了解社區矯正對象的家庭情況有無變故,經濟情況有無變化;2.了解社區矯正對象的思想狀態和困難、困惑,開導他們不要有思想負擔,鼓勵他們要樹立服刑意識,積極接受社區矯正;3.警示他們提高守法意識,不參加賭博、違法亂紀等不法活動,勸導他們遇事要冷靜不可沖動,有問題及時向司法所匯報。

雖然日常監管時期常常進入一個相對穩定的階段,但是為什么在日常監管時期仍強調走訪呢?因為日常監管看似進入軌道了,但是仍然存在著風險隱患和不穩定因素,單單靠到司法所報到、學習、勞動等節點聽服刑人員只言片語,而沒有實地走訪的話,常常會漏掉一些細節,不能夠真正的掌握服刑人員的動態。通過定期走訪社區矯正對象,可以掌握社區矯正對象的第一手動態資料,更有針對性地了解幫助他們,為有效的地教育管理社區矯正對象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案例:1.社區矯正對象陳某,其子長期在外地工作,當時指定的監護人是與其一同生活的妻子和兒媳婦。在日常走訪過程中,司法所工作人員發現最近見不到其監護人兒媳婦,家中其兒媳婦的化妝品等日用品布滿灰塵,像是有一陣子沒有居住在此的感覺。通過走訪發現了這些細節后,司法所工作人員單獨約談了陳某,陳某承認其兒子兒媳婦已經離婚而且鬧的不愉快,他覺得是家丑不愿外揚,所以沒有向司法所匯報。司法所工作人員批評教育了陳某,告知其家庭重大變故應當及時向司法所匯報,況且他的兒媳婦還是他的監護人,現在已無法再履行監護人的職責,應當及時和司法所報告更換監護人。通過教育,陳某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及時更換了監護人。

社區矯正對象林某,因為社區矯正的緣故,在單位工作時需要定期請假到司法所參加學習、勞動,使其工作受到了一定的影響。司法所工作人員發現林某最近有點不對勁就找林某談心。林某說道:她之前因為投資失敗,目前還欠有外債,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又因為社區矯正的緣故,要經常請假參加學習勞動,她很怕老板會因為這個不讓她轉正甚至開除她,而且最近她和同事的關系又很緊張,導致她很焦慮。針對林某目前的狀態,司法所決定走訪一下林某單位為其協調日常工作事宜。在走訪中,司法所工作人員與林某單位負責人交談,并獲得了林某單位負責人的理解和支持,該單位負責人表示會支持司法所的工作,不會因為社區矯正的原因而辭退林某。通過走訪單位,司法所就可以根據矯正工作實際,讓服刑人員在參加社區矯正規定動作和日常工作找的平衡點,做到社矯、工作兩不誤,消除社區矯正對象的顧慮。

通過上述案例體現了日常走訪的重要性。如果沒有定期走訪,很容易忽略服刑人員的家庭變動、個人動態等。無論是走訪服刑人員的家庭,還是服刑人員的單位、學校,都是我們了解服刑人員生活思想近況的手段。在日常監管中落實好走訪,把問題化解在萌芽狀態,能有效地提高風險防控,降低隱患。

四、發生突發事件時的入戶走訪

常見突發事件的類型:1.社區矯正對象失聯、脫管;2.社區矯正對象非正常死亡;3.社區服刑人參與違法活動。

走訪的重點:1.了解突發的來龍去脈;2.了解掌握服刑人員的動態及行蹤;3.收集相關證據材料。4.做服刑人員或其家屬的思想工作,讓其積極配合司法所工作,控制事態發展。

案例:鄭某(化名),男,2015年10月,因犯聚眾斗毆罪被福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六個月,鄭某的妻子懷孕在家,父母常年在國外生活。鄭某無固定職業,靠父母接濟及妻子的存款供日常開銷。

2016年1月18日,司法所工作人員按照規定抽查社區矯正對象定位手機,發現鄭某的定位手機一直放置在家中,撥打其手機均由其妻子接聽,私人手機一直處于無法撥通的狀態,直至關機。發現鄭某有異常后,司法所立即派員前往鄭某家中,向其妻子了解情況,鄭某妻子先稱鄭某因車禍在醫院搶救,而工作人員進一步詢問鄭某在哪家醫院治療時,其家屬又稱鄭某是因為咽喉手術生病住院,也無法發出聲音與工作人員交談,且話語中言辭閃爍,談話內容前后矛盾。隨后工作人員撥打鄭某兩位近親屬電話,其母親電話一直未接通、其外婆手機關機。由始至終鄭某家屬遮遮掩掩,都不愿意配合司法所,向司法所交代鄭某的具體行蹤。

鄭某的家屬種種表現讓人生疑,鄭某的下落仍不明朗,司法所決定走訪轄區派出所,進一步查找鄭某的下落。隨后,司法所工作人員帶著協查函前往轄區派出所進一步了解鄭某目前情況,這一查,讓工作人員都深吸一口氣,原來2016年1月16日,鄭某在連江縣琯頭鎮某山莊三樓的一包廂內吸食神仙水,于2016年1月16日8時許被琯頭派出所抓獲,經尿液檢測呈冰毒、K粉陽性,被予以強制隔離戒毒并處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強制隔離戒毒二年,羈押于福州市強制戒毒所。

根據《社區矯正實施辦法》第二十五條和《福建省社區矯正工作實施細則(試行)》第七十二條規定“其他違反有關法律、行政法規和監督管理規定,情節嚴重的,應當提出撤銷緩刑。”的規定,鄭某的行為已經嚴重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符合撤銷緩刑的條件。

司法所再次前往走訪了鄭某家中走訪,在證據面前,鄭某的妻子終于無法隱瞞,如實告知工作人員事情的詳情,并在走訪過程中制作了完整的走訪筆錄。為了進一步收集相關證據,司法所走訪了抓獲鄭某的琯頭派出所。通過走訪,我們拿到了鄭某的《收押人員登記表》、《吸毒人員動態管控信息》、《十指紋卡》、《違法犯罪人員資料收訖通知單》、《行政處罰決定書》、《強制隔離戒毒決定》等材料,為下一步提請收監提供了證據材料。由于走訪到位,材料充分,鄭某的提請收監很快就得以法院的批準,2016年2月19日,福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裁定撤銷緩刑,執行原判決拘役六個月。

五、“五訪三縱三橫”工作法

由于社區服刑人員是特殊群體,他們雖是罪犯但又在社會上生產、生活,作為監管者難以時時刻刻把握其動向,只能通過“走訪”盡可能“接近真相”。因此,“走訪"在社區矯正工作中就顯得尤為重要,通過上面的案例,不難發現“走訪”是要講究一定“藝術性”才能達到我們想要達到的目的。通過總結日常經驗,把走訪歸納為“五訪三縱三橫”:

(一)“五訪”

1、“預約走訪”。這是最常用的走訪方式,即直接與社區矯正對象約定入戶訪問的時間、地點等,到時按約定與社區矯正對象會面。這種走訪的優點就在于能與社區矯正對象直面接觸,便于觀察其家庭基本情況及周邊環境,并在直接交流中能掌握有用信息,為如何開展“個案矯正”起到定標準、定方案的作用。“預約走訪”在矯正的始終都是必不可少的,對初次接受社區矯正的人員來說也是很有效果的。“預約走訪”前,社區矯正工作人員應對“問什么”、“怎么問”,“看什么”“怎么看”,達到什么目的等關鍵性問題做到心中有數,以保證走訪有的放矢。在“預約走訪”中,我們不妨“單刀直入”與“旁敲側擊”相結合,既有直面的交談,又能從看似閑聊的對話中側面了解社區矯正對象現在的生活及心理狀況,做到嚴肅而不呆板。“預約走訪”后,及時分析、歸納、總結,解析社區矯正對象的心理狀態和發展趨向,把握工作重點和難點。但“預約走訪”有個不足之處就是讓社區矯正對象對走訪過程過于“有準備”,易用“假象”掩飾住“真象”,所以我們要有所判斷,辯證的看,不能“預約走訪唯一化”,要有其他信息作為它的輔證。

2、“突擊走訪”。即事先不通知社區矯正對象,直接對他們進行入戶走訪。“突擊走訪”往往能發現社區矯正對象的一些不良行為傾向,或一定程度上了解他們是否安心在所在地接受教育和改造,從而有針對性地制定矯正措施,加強管理。但此種方式的走訪易產生“以偏概全”的誤區,可能在一定程度激起社區矯正對象的逆反心理,因此“突擊走訪”只能是偶爾為之,或在必要時采用。為避免“突擊走訪”引起的“副作用”,工作人員要善于“圓場”,比如用“我們今天到附近辦事,順道來看看你”或“聽說你遇到了什么困難,我們專程過來看看”等話語,把對社區矯正對象的關心表現出來,消除他們的疑慮,再進入"拉家常”式的訪問,一切就顯得順理成章了。“突擊走訪”還很適合用在審前社會調查,在實際操作中,為能及時發現當事人是否存在提供虛假居住地的行為,我們可以采取先約其到所里做筆錄,再突擊到其家中走訪的方式,來個措手不及,讓弄虛作假的被調查人漏出馬腳,此種方式也提高了居住地調查的真實有效性。

3、“側面走訪”。是指對社區矯正對象的“間接”走訪,

即不是直接走訪社區矯正對象本人,而是通過對社區矯正對象的鄰里和一些認識他們的人了解情況。“側面走訪”的優勢在于能通過第三方的描述從另一個角度更全面的了解社區矯正對象的情況。“側面走訪 的關鍵是面對不同被訪人要有不同的訪“點”:面對社區矯正對象的“哥們兒”則多問些“不足點”;面對社區矯正對象的“冤家”則多問此“閃光點”;面對社區矯正對象的“家人”則可訪得“全面點”;面對村居干部則可詢得“具體點”,通過相互比較和印證,達到走訪目的。對“側面走訪”中出現的“全說好”或“全說壞”則要認真加以分析,去偽存真,從而對社區矯正對象保持客觀公正的態度。

4、“數字走訪”。即通過電話、微信、電子郵件等方式了向社區矯正對象本人或某些特定人(或單位)了解社區矯正對象的現實情況。例如社區矯正對象請假外出期間或者節假日的時候,可以采取微信視頻等方式及時了解他的情況,做到不脫節。又例如向社區矯正對象單位、學校負責人了解社區矯正對象近況的時候,也可以采取電話等方式及時掌握社區矯正對象的工作、學習狀況來確定應對社區矯正對象采取何種管理措施。在審前調查時,我們也會碰到被調查人在外省,來不及回來當面制作筆錄的情況,這時候,“數字走訪”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可以在保證調查質量的基礎上,確保了時效性。

5、“聯動走訪”。即和相關部門聯合走訪,針對特定的社區矯正對象開展走訪。如民政部門人員聯合走訪家庭確實困難的社區矯正對象,開展慰問;與監獄警察聯合走訪不太服從管理的社區矯正對象;與婦聯聯合走訪女性社區矯正對象;與團工委聯合走訪未成年社區矯正對象等等。通過“聯訪”落實有關政策,加強工作的針對性,體現社區矯正工作人性化的一面,從細節上關心社區矯正對象,使其能夠安心在社會接受教育和改造,這也是社區矯正工作不斷發展的必然趨勢。

(二)“三縱”

縱向三級聯動:區社區矯正中心→司法所→社區居委會

三級部門工作上相互銜接,相互配合,做到三個“及時”:及時對接、及時處理、及時上報,保證工作的順暢性。

(三)“三橫”

橫向互通互享:禁毒工作站←司法所→派出所

如果單靠司法所自己單打獨斗,很容易遺漏重要信息,因此我們建立了與街道禁毒工作站、派出所長效對接機制,與街道禁毒工作站、轄區派出所形成有效互動,達到信息共享的目的。通過有效走訪對接,我們可以按需了解社區矯正對象的基本身份信息、被采取強制措施信息、出行信息等等,從而實現對社區服刑人員更全面的管理,提高了工作效率。

結語:通過依次分析了不同時間段走訪工作的重點和走訪方式方法,不難看出走訪工作貫穿于整個社區矯正得始終,它是我們掌握社區矯正對象動態最直接的方式。這就要求司法所工作人員在日常工作中做到“勤動腿”,要多走訪,多深入,如此一來,才能把社矯工作做得踏實,做得有意義。


久久亚洲A片com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