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司法業務 > 人民調解 > 案例精選

大鬧≠大賠

發布時間:2021-12-03 字號:T | T

【案情簡介】

2021年5月6日患者以“反復便時肛內腫物脫出、出血一個月”入住福建省屬某醫院肛腸科,入院診斷:1、環狀混合痔;2、乙肝表面抗原攜帶者。入院當日行“選擇性痔上粘膜切除釘合+內痔結扎+外痔切除術”,術后患者無不良反應于5月11日出院。5月14日患者返院自述,痔瘡未切除干凈,肛門仍有疼痛,要求醫方賠償50萬元。

【調解過程】

2021年5月21日,福州市醫患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醫調委”)接到醫患雙方申請,立案辦理。5月31日醫方將完整病例送到醫調委,調解小組根據病歷及醫患雙方申請書,對糾紛基本情況進行梳理。

6月3日,調解小組召集醫患雙方到醫調委召開第一次調解會。患者認為:痔瘡未切除干凈,仍在原位置,肛門疼痛加重,手術無效果。手術麻醉后遺癥對她造成嚴重身體侵害,使其頭暈頭痛,失眠、全身不適,要求醫方賠償50萬元。醫方認為:診療過程不存在過錯,5月11日患者出院時肛檢正常,肛門干凈,無滲血滲液,肛緣局部無水腫、疼痛。5月13日復診,檢查發現其肛緣皮膚輕微水腫,考慮可能予患者用力排便及活動過多有關,已囑其外涂膏藥及中藥坐浴等消腫治療。患者所認為仍在原位的“痔瘡”大概率是肛門水腫,并非痔瘡。雙方就此爭執不下,調解員建議醫方為患者免費檢查,明確是否痔瘡仍在。患者不信任當事醫院,決定自行至外院檢查。

6月8日,患者至外院檢查結果提示,患者所指處為痔瘡非水腫。

6月15日,調解員再次組織醫患雙方到市醫調委調解。患者強調,手術不僅殘留痔瘡,更嚴重的是由于醫方手術麻醉有誤,導致其失眠頭暈,全身不適,嚴重影響生活,堅持要求醫方賠償50萬元。醫方向調解員及患方解釋說明“殘留痔瘡”的原因:為保證患者術后正常排便及預防術后出現肛門狹窄,醫方僅對患者環狀贅皮行部分切除,未予全部切除,并對內痔進行回形結扎。手術采取的是靜脈全麻方式,麻醉操作均符合規范,患者所述“頭暈乏力全身不適”等癥狀為患者主觀感受,未能明確診斷,與醫方麻醉沒有直接關系。針對患者仍有痔瘡卻不知曉這一事實,醫方愿意承擔“溝通不足”的責任,賠償患者7000元整。雙方差距甚大。調解過程中患者較為急躁,不聽從調解主持人勸導,有言語攻擊、辱罵醫生行為,醫方懷疑其有精神病史。

二次雙方調解見面會之后,患者多次找調解員“訴苦”、“說理”,哭訴該手術給她帶來的身體不適、生活不易,通過坐地哭鬧、躺在接待大廳座椅不肯離開等方式糾纏調解員,試圖爭取更多的賠償金額。調解員加班加點耐心疏導,勸導患者理性對待該糾紛。患者仍有痔瘡確為事實,但患者所述失眠頭暈、全身不適等癥狀與醫方手術及麻醉過程不能形成因果關系,希望患者不要采取過激舉動,理性維權。經多日面對面溝通,患者訴求降至15萬元。同時,在調解員的積極工作下,醫院考慮患者的實際情況,賠償金額增加至1.5萬元。雙方差距仍然較遠,患者訴求并不在合理范圍內。

6月下旬至7月初,正值建黨100周年之際,考慮患者情緒激動,曾有揚言要報復醫生的行為,調解員時刻關注該糾紛,主動聯系患者,努力做好安撫工作。患者訴求降至10萬。

由于醫方始終未能接受患者訴求,7月下旬至8月期間,患者拒接調解員電話,糾集數位朋友隔三差五到醫院“維權”,在其主診醫師診室門口舉牌,發傳單給其他患者,在醫院各處進行負面宣傳,嚴重影響門診秩序。更有甚者,沖擊醫生手術室及病區辦公室,爭吵哭鬧,嚴重影響肛腸科病區。經警方勸導警告后離開,但隔日又采取其他方式到醫院吵鬧,如此反復多次。針對該患者,調解員到現場后并沒有像往常一樣急于向患者家屬普及法律法規及現有行為的法律后果,而是運用多種手段努力平復患者情緒,通過溝通盡量使當事人相信醫調委解決問題能力和公正處事態度。8月底患者家屬訴求降至5萬元,醫方仍堅持原有1.5萬元的態度不變。

9月份省內新冠疫情嚴重,患者所住地被列為中高風險地區。調解員并沒有擱置該糾紛,而是通過電話方式積極與雙方溝通,并時時關注患者所在地疫情情況。得知患者肛門處仍有紅腫疼痛而無法來榕就診,調解員主動協助患者與當事醫生溝通,遠程指導其用藥方案。在調解員的關心與勸導下,患者的心結有所解開。同時,調解小組專家反復研究案例得出觀點:患者術前診斷明確,手術有適應癥無禁忌癥,醫方手術及麻醉操作均符合規范。但醫方存在“未盡詳盡告知義務”的不足:醫方為保證患者術后正常排便及預防術后出現肛門狹窄,采取的術式為“部分外痔切除術”非“痔瘡全切術”而患者對此并不完全了解。另,患者所述的頭暈頭痛等癥狀多為主觀感受,并無明確診斷,與醫方診療行為不能構成因果關系。經后期數次溝通,醫患雙方均認可了調解員的建議。10月上旬,醫患雙方就2.1萬元的賠償金額達成共識,并約定疫情結束后到醫調委簽訂協議。

【調解結果】

經福州市醫患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醫患雙方當事人于10月29日自愿達成如下協議:

1、患者放棄進行醫療事故鑒定及醫療損害鑒定的權利;

2、醫方基于溝通不足及對病情預判不足,同意于本協議完成簽訂后十五個工作日內,向患者一次性支付賠償款人民幣貳萬壹仟元整;

3、醫患雙方均承諾本協議簽訂后即了結糾紛,不就此事再以任何理由、方式向對方提出任何民事主張。

【案例點評】

本案案情并不復雜,但由于患方當事人訴求畸高、情緒激動、固執己見,且多次有擾亂醫療秩序行為,調解過程困難重重。五個月里,調解員情理并用,堅持“頭上有法、口中有理、心中有情”,在敏感時期堅決杜絕“大鬧大賠、小鬧小賠”及不顧法律原則的“花錢買平安”行為,明確責任,耐心疏導。經過五場現場處置、七次見面調解、數十次電話溝通,患者最終理智對待該糾紛,醫患雙方互相諒解,達成協議。考慮到患方當事人時常反復的心理特點,醫調委及時引導和協助醫患雙方申請司法確認,賦予了人民調解協議書的強制執行力,確保案結事了。

 


久久亚洲A片com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