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弱者“代言” 揚正義之聲——記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莊晶萍

發布時間:2016-02-04 字號:T | T
福建長安網2月3日訊  記者 林珊
  她是一身書卷氣的女子,鉆研于學術,被聘為廈門大學碩士生導師;她精準把握時代脈搏,是福建省政府的立法咨詢專家;她在律師實務上經驗豐富,是福州市律師協會的常務理事、女律師工作委員會主任;她更是婦女兒童權益的捍衛者,是福建省婦聯的法律專家。她有多重身份,可當他人問起時,她卻總愿這樣回答:“我是莊晶萍,是給弱者打官司的律師。”
  18年前,福州市法律援助事業剛剛起步,年輕的莊晶萍挑起重擔,帶領著這支法律人隊伍一步一個腳印,在老百姓心中走出了一條路,法律援助接待窗口從門可羅雀到絡繹不絕。如今的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在全市范圍內設有14個規范化法律援助機構,188個鄉鎮、街道法律援助站,2869個村法律援助工作聯絡點,600多名志愿者律師。
  18年來,莊晶萍和這支隊伍幫助農民工、殘疾人、婦女、未成年人等各類弱勢群體達40多萬,替窮苦百姓挽回了10多億元的經濟損失。點滴的付出和積累,搭起了百姓與政府間的連心橋,鋪就了困難面前法援為伴的幸福路。
  “用最好的律師,幫助最困難的群眾”
  “用最好的律師,幫助最困難的群眾”,這是莊晶萍一直堅持的理念。何謂最好?“最好,就是最合適。經過了解分析法律關系,選擇專業、工作風格最合適的律師承辦,并跟蹤辦案進程。”莊晶萍這樣解釋道。對于莊晶萍的這個堅持,在法援中心實習的小張深有體會,因為前幾天他剛挨了批。
  幾天前,小張在完成窗口接待工作的過程中,被問到當事人的家庭情況時一時沒法說個明白。“一開始我挺不服氣,家庭情況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表格上也沒這個欄目;再說案件給了律師,律師不也會自己去了解么?”說起自己當時的想法,小張有些不好意思。
  “我們法援不能做甩手掌柜,什么都丟給律師。了解透徹了當事人的所有情況,才能做預判、選律師。若是一個小疏忽,把原來應按照加工承攬合同糾紛的案子預判為勞務糾紛,選出的律師不對口,當事人的權益誰來保障?”莊晶萍感慨地說,“我們是百姓維權路上至關重要的環節。法律援助,不是一個中轉站,而是一份高度專業化的工作。”
  最初,由于法律援助案件法律關系復雜,當事人都是貧弱群體,交流溝通易產生問題,而且辦案補貼極低,愿意辦理法律援助案件的律師寥寥無幾。莊晶萍迎難而上,首創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師制度,一個個律師溝通,一起起案件聯系。不錯過任何一個發現優秀律師的機會,整理檔案時發現法律文書格外精彩,她會欣喜如狂;法院庭審過程中發現優秀的律師,事后她便會不遺余力地邀請該律師參與法律援助。
  許多律師被莊晶萍的執著感動,從最初的“完成任務”到后來的“融入”,許多人成了法律援助的中堅力量。數年時間里,福州市的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師從不到30人增長到近600人。在莊晶萍的支持和帶領下,這支“編外”法律援助隊伍創造了律師行業的多項奇跡:解決了500多人的集體欠薪問題,讓孤殘老人獲得房產實現老有所居,幫助因交通事故父母雙亡的幼女索賠……
  莊晶萍告訴記者,許多人認為法律援助“沒錢的”、“不會是好東西”,實則不然。因為大家的共同努力,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已被列為全國法律援助案件質量試點評估單位。在一次法律援助案件質量評估會上,一位人大代表激動地說:“你們的法律援助案件辦得比收費案件還精細縝密,向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致敬!”
  “我們要找案件、送服務,困難群眾可等不起”
  除了在業內好評度高,專業化律師隊伍的不斷壯大,福州市法律援助受理案件數量也由一年不到30起增長到如今的一年1萬多起。然而,莊晶萍仍堅持把法律援助送到群眾家門口。
  林依伯在一次出門買菜時被汽車撞傷,蠻橫的車主拒絕賠償。無親無故的林依伯只能獨自躺在家中任由傷口惡化、病情反復,一度陷入絕望。老人的老友得知后從外地趕來,輾轉找到了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法援中心受理后,當下決定為老人提供上門服務。往返30多次,經歷艱難的取證、訴訟階段,終于讓肇事車主低下了頭,使老人獲得了應有的賠償。
  “哪里有困難,哪里就有法援。”莊晶萍的話雖短,卻鏗鏘有力。她深知僅靠法援單槍匹馬作戰,難免會忽略許多真正有困難的群眾。為了帶動更多的力量參與法律救援,打造“大法援”的新格局,她另辟蹊徑,打起了其他部門的“主意”。
  老百姓打官司必然會找法院,勞動糾紛會去勞動仲裁委,婦女遇到權益侵害問題一定會想到婦聯……如果在這些場所都設立法律援助窗口,群眾在求助的第一時間就能獲得法律援助。為此,莊晶萍不知疲倦,一家一家單位跑、一個一個機構談,努力克服不同部門、行業之間普遍存在的交流溝通難題。截至目前,她在全市115家單位設立了法律援助站,實現了法律援助與各部門工作的無縫對接,一張遍及全市的法律援助窗口網正在她的精心編織下慢慢鋪就。
  此外,莊晶萍還多方奔走,積極在全市構建市、縣、鄉、村四級法律援助服務網絡。得益于這樣的法律援助網絡,孤苦無依的老人足不出戶就能享受到律師服務,受傷的農民工兄弟躺在病床上就能獲得賠償,遭受家庭暴力的婦女找到了家門口避風港。
  “我感到被需要的責任感,肩上沉甸甸的是信任”
  21萬字立法評估報告,31稿草案修正,245場條例修訂、論證會議……在莊晶萍的多方努力下,《福州市法律援助條例》于2015年2月1日正式施行。《條例》將申請法律援助的“經濟困難”標準擴大到“收入為低保的兩倍以下”之群體。從農村五保戶、領取低保的城鄉居民到自然、意外事故致害者,領著不足最低工資標準兩倍的薪金且與用人單位發生勞動爭議的打工族。法律援助走入千家萬戶,服務于每一個家庭。在其所弘揚的公正與平等的道路上邁進了一大步。
  為了踐行一句“人人平等”,她投身公益18年,為長者維權、為弱者伸冤、為失足少年重塑人生、為落魄英雄擦干眼淚。每一位加入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成員,都會被莊晶萍要求謹記:“一要對受援人好,因為我們是他們的依靠;二是要對律師好,因為他們是我們幫助群眾的有力支撐。”
  她是老人眼里的好閨女,幾十次帶領團隊登門服務,為遭遇交通事故的老人主持公道;她是工傷女工眼里的娘家人,與承辦律師一同奔走取證,幾度讓案子起死回生,為受援人贏得了近30萬元的賠償;她是見義勇為負傷者眼里的親妹子,抱著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的信念,她抽絲剝繭,代英雄打贏了數十萬元的賠償官司,并主動為英雄申請司法救助;她是遭遇欠薪的農民工兄弟眼里的正義使者,第一時間趕赴現場組織案件辦理,義不容辭地為111名農民工扛起維權大旗……
  一件件的小事和實事,讓更多人認識了莊晶萍和她的團隊。談到18年的法援經歷,莊晶萍說最讓自己印象深刻的便是“跪”。“來這里求助的人都特別淳樸,”莊晶萍說,“我心疼他們的苦,男兒膝下有黃金,不是走投無路了,沒有人愿意給人跪下。”
  莊晶萍認為,求助人的這一跪,便是把自己托付給了法援中心。“在這里,我感到一種被需要的責任感,肩上沉甸甸的是他們的信任。”莊晶萍說,正是這種被需要的責任感以及困難群眾期盼的目光,成為了她選擇這份事業且常年堅持的原因及動力。


久久亚洲A片com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