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調解員莊春松

發布時間:2017-07-31 字號:T | T

□福建長安網記者 陳欽祥 

一本泛黃的筆記本、一個茶杯、一副老花鏡……迎著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帶上工作必備的“老三樣”,62歲的老莊也開始了一天的工作。這樣的工作狀態,他已經整整堅持了6年。 

莊春松是福清市司法局江陰司法所一名專職調解員,人不老,但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老莊”。在當地,“有事找老莊”已成為群眾口口相傳的一句話。 

在群眾心里,老莊就是個“法律通”,也是老百姓的“知心人”。從婆媳矛盾、鄰里糾紛,到勞資糾紛、工傷事故,甚至拆遷糾紛,只要有事找老莊準沒錯。 

6年來,他調解成功的各類糾紛不下300件。2013年-2015年度,他也曾獲得“福建省優秀人民調解員”等多項榮譽稱號。老莊也用自己默默的付出,為社會的安定穩定出一份力。 

“草根”出身的金牌調解員 

做專職調解員,法律基礎肯定是少不了。可誰會想到,6年前,老莊踏入這個行業時,自己竟是一紙空白。 

老莊告訴記者,他38歲那年,曾擔任過江陰鹽場廠長兼書記,在這個職位上,他干了整整17年。后來由于鹽場改制,老莊和他的900多名員工都下了崗,“那幾年,自己為了員工的安置等問題,也是沒白費心。” 

2011年,福清全市鎮(街)調委會正式聘用專職調解員。由于此前有處理糾紛的經驗,閑下來后的老莊就索性去當了一名專職調解員,他也是當時鎮里唯一一名專職調解員。“從廠長一下子到調解員,要說沒有心理落差,肯定也不可能。”老莊說,但是他覺得,只要能幫包括下崗職工在內的群眾做點實事,即使在調解員的崗位上,他也能“發光”,也能以另外一種形式體現自身價值。 

剛做調解員那會,由于法律基礎薄弱,每每處理起糾紛來,老莊都顯得“力不從心”,每起糾紛對他來說,都很棘手。“既然做了,就要把他做好。”老莊下定決心。 

剛開始的幾年間,惡補法律知識成了老莊在工作之余,最重要的事情。哪里有培訓,他都第一時間積極參加。調解中,遇到不懂的法律問題,他還會向專業法律界人士請教,“人家雖然年紀小,但懂得比我多,就是我的老師。” 

老莊說,調解工作看似枯燥,但要想做好,卻很難。 

平時有空時,他總會在筆記本上抄抄寫寫,了解他的人,會知道這是老莊在充電。“打鐵還需自身硬嘛!我就是草根出身的調解員!”有人勸老莊不要太較真時,老莊都會拋出這一句去回應。 

記者在老莊的這本泛黃的筆記本上看到,上面清晰地記錄著一些調解的實例,以及一些報紙的案例剪報。“這可是我調解的‘法寶’!”老莊說,這就是他平時記錄下來的一些典型案例,除了給自己充電外,在調解時拿出這些實例,也顯得更有說服力,調解的成功率自然也就高了。 

微信“朋友圈”僅有18名好友 多為法律界人士 

記錄、摘抄、剪報……這些充電的方法看似過時,但在老莊看來卻很實用。 

不過,老莊也能跟得上時代步伐,對于新的事物,他也能趕個“新潮”。在老莊的微信朋友圈里,僅有18名微信好友,但細心的人會發現,這些好友多為法律界人士或業內人士。“有時調解遇到難題時,我就直接現場請教,語音視頻非常方便。”老莊還向記者“顯擺”起來。 

當天,記者在江陰司法所采訪老莊時,來找老莊調解的村民絡繹不絕,以至于采訪總被打斷。老莊說,事實上,現在所里有4名調解員,大家可能不知道有幾個調解員,但只知道司法所有個調解員叫“老莊”。因此有事總喜歡找他,“可能我這張老臉更親切吧,”老莊跟記者開起了玩笑。但明理人都知道,找到老莊,就是找到一種信任,一種希望的寄托。 

“有時上班門都不敢開,村民來了一撥又一撥,甚至連喝口水的工夫都沒有。”老莊說,最多的時候,他自己一人手上就同時有五六起糾紛在調解,每天的時間都是在當事人雙方來回消磨殆盡。 

對于老莊的工作,家里人也基本持反對態度。老莊的工資并不高,拿到手約在2000左右,但工作強度卻不小。有一次,因為一起兩家親戚間的糾紛,派出所叫來老莊幫忙連夜進行調解,直到凌晨2點,老莊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 

“什么工作要做到凌晨2點?”老莊的老伴為此經常將此事提起埋怨。還好,有派出所領導“作證”,老莊才洗脫“罪名”。 

現在孫子出生了,也需要有人帶,兒女們都希望老莊放下工作,幫帶帶孩子,好好享受晚年的幸福生活,但兒女們仍拗不過老莊,為了這事,雙方還冷戰過好幾回,“都是鄉里鄉親,大家有什么困難需要幫忙,就是不拿錢,我也要幫啊!” 

調解工作沒有“秘訣” 只有“三勤”:手勤腳勤嘴巴勤 

近幾年,大量企業進駐江陰工業區,外來人口多,人員結構復雜,由此容易引發征地、拆遷、勞資糾紛、工傷事故及損害賠償等各種矛盾糾紛,調解工作量大且工作復雜。 

“有的男女雙方國外回來,認識幾天就閃婚,不出三天就又離婚,由此就引發了彩禮糾紛。”老莊說,每調解一起糾紛,都要花費大量的精力,短的十天半個月,長的數月甚至一兩年的都有可能。 

問起調解工作“秘訣”,老莊坦言,調解工作其實沒有“秘訣”,在他看來,只有“三勤”:手勤、腳勤、嘴巴勤,“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多走動幾次,多做做思想工作,多站在當事雙方去分析利弊,人家多少也會被感動。” 

對于一些糾紛案件,如果做到早發現、早化解,就能防止矛盾進一步激化。 

在調解工作中,老莊往往會引用“情、理、法”相結合的原則。“為何情會放在首位,法卻排末位呢?”記者有點疑惑。 

“在農村是講人情的地方,法理往往是行不通的!”老莊向記者解開疑惑。 

去年初,安徽農民工蒲某被貴州男子梁某雇傭到,江陰陳某家建房,在施工過程中蒲某不慎高處墜落不幸身亡,房主認為自己將工程發包,并無責任。 

“從情理上來說,死者才30來歲,是家中的頂梁柱,上有老下有小,如果在死亡賠償金上推諉,情理上也過不去。同時,房主雇傭了無資質施工隊導致意外發生,同樣要負一定責任。因此,于情于理于法,房主都要負相應地賠償責任。”最終,經過不斷的努力,老莊順利地化解了這起死亡賠償糾紛。 

在調解中,自己好言好語,偶爾還會遭當事人不理解甚至辱罵。“如何做到‘一碗水端平’,其實太難。”但老莊說,只要自己努力做到公平公正,自己問心無愧就好,其他的,他不強求。 

“莊春松調解室”將成“福清品牌” 

去年8月,以老莊個人名字命名的調解室,正式掛牌成立。這對老莊來說,是一份極高的榮譽。“雖然是個人名字命名,但這份榮譽應該屬于大家。”老莊謙虛地說。 

這幾年,老莊大大小小的榮譽拿過不少,其中還連續三年獲得“金牌調解員”稱號。老莊說,這份工作雖然工資不高,但那種成就感是金錢無法給予的。 

“調解工作,應該既是群眾的‘和事佬’,也應該是政府的‘好幫手’。”對于如何理解調解員工作,老莊說,只要能在平凡的崗位上,做點不平凡的事情,為百姓安居樂業發揮自己的余熱,為化解社會矛盾、維護社會安定穩定出一份力,就已經足夠。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莊春松”調解室將會被打造成“福清品牌”甚至“全國品牌”。 


久久亚洲A片com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